求索教育,我们的教育出路到底在哪里

作为一个老师,大学的辅导员,通过几年的管理经验,我觉得教育出路在学校和家庭。甚至更多的是在家庭。父母是人生的第一任老师,家庭是人生的第一所学校。如果第一任老师和第一所学校都有问题,何来教育。后来居上的老师,又该如何改变呢?

现在的教育新闻,是不是很好笑,都是学校认为家长应该多做一点,家长觉得学校、老师应该多做一点;就连电视剧“小舍得”里面都是大场面啊。微博都上了热搜,老师们看见了,不尴尬嘛。老师是有错,但也没错到,家长直接说不留的地步啊。

求索教育,我们的教育出路到底在哪里图1

从这里可以发现,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很多时候存在着分割、对立。

家长觉得把孩子送到了学校,学校就承担起教育的重任。此话肯定不假。但是,有没有发现一点,一旦学生没有学好,所有的责任就在学校、就在老师。我曾经听家长说过一句话,我的孩子高中成绩那么好,才考到你们学校,为什么上了大学,成绩就一落千丈呢。

而学校、老师呢?极少数老师在教书方面绝对是王者,但在育人方面就仅是青铜而已。这不就会出现问题吗?随着社会的发展、家长的疼爱、学生自身的压力,老师变得不能说、不能骂.一旦有任何问题,家长马上冲到学校,趾高气扬地站在道德的高地指责老师,谁愿意受这个气,谁还愿意去做些什么;想要做些什么的时候,可能脑子就会自动反应过来,让自己停下动作。

前一段时间,我的毕业生的家长跑到我办公室,问我能不能给他孩子怎么怎么样一下;我听闻之后,只觉好笑,实习的安排,是全校的安排,就因为他觉得自己孩子实习远耽误考研,其他的学生就不是孩子呢,还是觉得谁可以操控全局,一句话的事;作为一个已经退休的老同志而言,那些话让人生畏;而他孩子,即我的学生就站在旁边看着我们双方交谈;不知道他心里在想着什么,是否觉得可笑。

在我接触的学生当中,有问题的学生几乎都是家庭有问题的学生。这几天正在办理一个退学学生的手续,都已经到了毕业年级了,最后冲刺一下就可以毕业的年级,他选择了退学。他的大学生涯,真的让人觉得遗憾。高考毕业,家长非得让他选这个专业,而他自己更愿意选择金融行业;在家里各种施压、亲戚的劝导下,他无奈地选择了这个专业。大学进来之后,因为被迫选择的缘故,一直很抵触,大一想退学回去重考,家长不同意;他从此放弃自己,自生自灭,中间休学一年回来,我接手,才知道他这几年经历了些什么;跟家长几乎不说话,甚至拿刀相向,一两年没有见过面;他对于父母只有恨,对于父母对他只有无奈。来我办公室办理退学手续,是他一年多来第一次见;在我办公室也是大吵大闹,直言父母毁了他一辈子。

学校老师的教育一定是对学生有影响、作用的,但是家庭教育不跟上,只看重孩子的学习;中国的教育很难有出路。这也是为什么培养出一批又一批精致的利己主义者。

一直在说家校联合,如果不能把联合落到实处,承担起各自的重任,悲观地说,看不到什么教育的出路。

要搞清楚教育的出路在哪里,先要搞清楚教育最大的问题在哪里。

教育最大的问题在哪里?在教育层层被捆绑。

一是教师被安全压力捆绑,不敢教育学生。

在安全大于天的这么一种紧张氛围里,老师几乎是在战战兢兢地履行自己的职责,生怕一不小心,祸事就降临了。所以很正常的教育教学集体活动不敢组织,学生不听课、不守纪不敢严肃教育和管理。尽管现在出台了一些政策法规,赋予了教师一定的惩戒权,但老师们仍然觉得这些条条框框比较虚,再加上长期以来安全困扰造成的心理阴影,使得老师们在教育管理学生上依旧放不开手脚。教师不敢管,学生不服管,这会给教育带来什么样的伤害,是可想而知的。

求索教育,我们的教育出路到底在哪里图2

二是学生被应试教育捆绑,精神压力过大。

在家长那里,孩子似乎什么都可以不做不管,只要考试成绩好就行。他们对孩子的唯一要求就是考进好学校、找到好职业,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。在老师那里,学生的的内心世界和价值追求关注很少,只要考试分数高就行。他们对学生的唯一要求就是提高学校升学率,不拖学校的后腿。而事实上,能考最高分、上最好学校的永远就是那么一小批人,大多数人都会成为应试教育的失败者

三是学校被政府和主管部门捆绑,没有办学自主权。

最大的捆绑还是来自于教育的行政管理体制。校长的帽子掌握在政府和主管部门的手里,一切都得听命于上级,亦步亦趋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学校的发展规划、经费投入、基本建设、人员安排、质量评价等等,学校基本没有决策权,有时连发言权都没有,甚至基本的教育教学活动都要遭遇很多不必要的干预。教育去行政化虽然也是上层决策,但从来就只停留在纸面上和口头上。僵化的管理体制必然导致教育的发展缺少生机与活力,那种生动活泼、有个性、有色彩的教育故事就无法在这片土地上生存和繁衍。

求索教育,我们的教育出路到底在哪里图3

教育处的出路在哪里?只能是全面松绑,彻底为教育解套。

首先是要给教师松绑,还他们的教育权,促其在安全压力下解套。

从法律层面具体落实教师的教育权,教师的教育教学活动只要符合法律法规的规定,就不承担学生事故的任何安全责任。对借此闹事,滋扰学校、威胁教师安全的行为,要严厉打击,绝不姑息。只有这样,教师的教育权威才能重新建立,教师依法履行教育教学责任才无后顾之忧。

其次是要给学生松绑,还他们的选择权,促其在应试教育中解套。

学生才是学习的主人、学习的主体,家长和老师可以给予引导、指导,但最终的选择权应该是属于学生自己的,而不应采取强制手段和一个标准、一刀切的方法来规范学生的一切。每个学生都是独特的个体,并非个个都是龙是凤,也有的是蝴蝶、小鸟。学生自己是最了解自己的,教育必须符合他们身心发展的特点和个体的内心需求。能够让学生走进社会后,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,教育就算成功了。把每一个孩子都培养成学习上的天才、社会上的大腕是不现实的。

求索教育,我们的教育出路到底在哪里图4

第三是给学校松绑,还他们的自主权,促其在行政化体制里解套。

政府、部门、社会对于教育的功能要定位清晰,用法规文件予以明确界定,避免对学校工作的不合理干涉。学校才是实施教育教学工作的主体,必须充分保证学校的办学自主权,让校长和教师能够遵循教育规律办教育,而不是按照上级领导的意志办教育,有效履行各自的职责,正常发挥他们的教育智慧和才能。如果有一天,各种视察、检查、评比、验收、比赛不再反复折腾学校,校园能够实实在在安静下来,教育才有可能呈现出应有的样子。

总而言之,让教育带着镣铐跳舞是当前教育最大的痛楚,只有彻底解放教育,才能最大限度地释放教育的生命力。

原创文章,作者:普尔小编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puerpx.cn/pxwd/987.html

(0)
上一篇 2022-04-26 下午12:25
下一篇 2022-04-26 下午12:42

相关推荐

发表回复

登录后才能评论